2018年8月6日星期一

2018:619。思维冲击

2018开斋节柔佛假期结束后回到槟城的隔天晚上,公务完整后悠闲的扫着手机阅览FB时,
突然被一则小学好友被Tag的消息分享给到吓到了....
简单一句:哥哥,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已经让我有不好的预感,读了读留言,看着成堆的RIP,我还是想着不是我想的那个情况,
直到逝者名字出现,就让我确认了好友先生逝世的事实....
当下红着眼眶告诉威廉:YH老公去世了.......吓得威廉马上走过来安慰我~

这个好友,是阿米小学时期最要好的朋友!!
全班48人,小学毕业后各分东西,却唯独和她保持联络直到米妈妈去世那年.....
小学之后不再同校,但一直保持书信及电话联络,再彼此生日那天,礼物也不曾间断过.....
好友考到驾照后,不管是在家乡还是后来去了KL读书,也还是保持见面频率
(那时候觉得她超强的,竟然敢再KL驾车,从Ampang去不熟悉的拉曼学院区域找我哦!!)

2004年妈妈生病以后,我的手机直接让给妈妈在医院使用,而威廉也帮我换了个手机号
那时候奔波于医院及家乡,很多事情也就忽略了,我们俩也因此失联了....
其后10年间工作的忙碌,也让彼此淡忘了曾经那份珍贵的友谊~
直到半年前,小学wechat group成立,我们也才再次联络上....

还记得那一天,看到好朋友名字出现在group成员里时,那股兴奋真的是无法言语的,
马上私下短讯过去,彼此也即可交换了更快捷的聊天方式(FB账号囖,哈哈)
那一天,文字聊了好久好久,巴不得把过去13年的消息都和对方分享啊!!

原来。我们都在槟城生活了多年,可惜这些年没有联络管道,也就失去了相聚的机会
聊着聊着,虽然彼此社交和生活圈子都完全不一样了,
但或许彼此心底还是有那份情谊,所以聊起来也完全没有隔阂,一如既往,畅所欲言....

间中我稍微阅览了好朋友的FB,才发现我们脾性还是一样(不活跃于生活照片等分享)
但心细的我还是注意到好友与先生的合照,其历年体型渐瘦削且脸色略显不佳..
有询问好友关于这项疑惑,但好友只是淡淡的回应再调养中.......
向来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我,也不再追问了,心想着时机到了,好友会告知的....

新年前有询问好友回乡的安排,好友轻描淡写的说今年会留在槟城陪伴先生过年....
新年后我的工作也忙得人仰马翻,想相约吃一餐饭也迟迟没有下文~
我们俩有强烈意愿要介绍彼此的伴侣与对方结识(我拍拖20年了,好友早年已认识威廉啦)
因为。。。彼此的伴侣姓式竟然一样,脾性和工作态度也不尽相同哦
这点也证明了,我们俩早年能成为好友,是有个理据的,哈哈

公务繁忙期以后,有再FB聊天时提起有机会就见个面,但之后也是不了了之.....
我想着好友位居高职,应该是工作忙碌着吧,也就没再询问了,
直到619那天从FB那获知让人心痛的消息分享....

知道消息时,心很痛,我不能接受好朋友那么年轻,就要面对这样的事~
好友个性我非常清楚,她不是容易与人交心的人(加上高学历高职,找伴侣更是难了.....)
所以她会结婚,倒是让我对她伴侣好奇不已了,我超想一见面,就当场面试她的先生啊!
想不到,因为不够上心,总以为有的是机会,一个耽搁,现今已成憾事....

晚间躺在床上反反复复的想了很多很多,想做和应不应该做,让我纠结不已,久久难以入眠
这天清晨就必须出门办公,直到午后回到办公室,心头还是想着好朋友的事,
想着的同时,忍不住的就在好友FB留言处打下一行字,《丧府Location,Plz......》
但。。。迟迟不敢按enter,就只是因为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恰当与否~
(10几年没见,再次见面就是丧府,还真的很.......)

回忆起很多和这个好朋友的点点滴滴,心头想着要抱一抱好友,才让我果断按下了enter
好友看到讯息时应该也迟疑了一会,但还是发送了地址过来.....
我没有再询问任何(丧礼天数或细节),我心头只想着今晚就过去,再看能否给予任何协助
当下也短讯威廉,告诉他我的决定,我知道他会支持的,因为他知道这是我在乎的....

威廉六点半才放工,洗把脸就说可以出门了.....我们就这样,按照地址上门啦~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槟城大桥塞车时段),我心疼威廉再病着,但还是愿意做这个司机
我谢谢他的包容,他反而安慰我说他还ok,不用担心他~
而我心头也再想着,十多年没见,也算是物是人非了,再次相见,她还是当年的那个她吗?
我,经过多年的社会磨练,都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我了......
唯独不变的是,我牵挂的人事物,还是一样的牵挂着~

(旧照片,搭配文字用途)

抵达丧府,华丽的灵堂,人来人往的,但我还是一眼认出好友了(威廉反而认不出了,哈)
好友随着师傅们再诵经,我们也不便打扰,就随意找了个靠边位置就座
好友偶然抬头巡望下四周,却也一眼就看到我了,看起来我们外貌身形改变都不大嘛~

诵经宣告一段落,好友马上走了过来,第一句话就是:想不到要和老朋友再这样的场合见面..
我也直接回应:讨厌你囖,结婚没有请我,这样的场面倒是让我上门了!!
(眼浅的我,是笑着说,但心疼好友的眼泪却已经止不住了)
说罢,我们俩就抱在一起哭了起来!(在我身后的威廉只能默默看着这2个哭泣的女人!)
虽然十多年没见面了,但。真挚的友谊一直都在,是一份能感觉得到的情谊..........

听着好友简短的叙述近况,我才知道她这几年过得很不容易,肩上扛起的责任何其重!
不禁叹了好几口气,想不到失联多年,原来彼此都很努力的为生活拼搏着....
威廉病着,好友也要忙着招呼其他来访亲友,我们也就不再打扰,一小时多就离开了~

繁重的公务让我足足忙碌了两天(假期后遗症),但每个凌晨时分,都不忘和好友短讯闲聊
(夜深人静,曲终人散时,其实才是丧府人士最孤单寂寞的时刻...而她也不可能睡得着的~
当年米妈妈丧礼,阿米和米弟弟就足足三天三夜没合眼,也不知从何而来的精力~)
闲聊近况也好,劝慰也罢,就只想和她说说话,分散点注意力,让她的心不是只有难过.......

好友聊到累了要休息了,但我却睡不着....
上网搜寻资料,大概了解其先生的病况疗程,也才知道原来要挺过来,这一路是多么的艰巨
很想知道自己能为好友多做点什么,就大半个晚上都挂在网上,搜寻安慰陪伴丧偶等等资料...
处理过米妈妈的丧礼,我能感同身受的有很多,但丧偶的心理建设和劝慰,我却不甚了解
因为在乎,所以愿意去学习和了解.....想做的,何止是这些而已,唉~

举殡前的一晚,有想过要去陪好友守夜的,
打点好隔天的早餐后,想着威廉吃了药能安稳睡下,我就能自己驾车偷跑出去啦~
但威廉病况时好时坏,看着他不适的脸庞及沉重的呼吸声,还真的让我无法安心离他而去
最终还是只能拿着手机,和好友短讯聊天着,好友也不忘叮嘱我要好好照顾威廉.....
这晚,聊到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隔天早上威廉的状况ok了许多,我处理好公务后,9am和威廉说一声就飞车去好友家啦...
不舍得且心疼好友,必须一个人去面对火化的场面,而我能做的,就只有陪伴了~
好友知道星期六是我公务繁忙期,所以非常意外我的出现(一直说我有心,唉)
好几次劝我先回,她没空招待或照料我什么,还真的惹得我念她:我还需要你来操心??
我知道好友是不好意思也不想麻烦任何人,所以长期才自己扛起一切,
但她却没去理解,我的“有心”,是出于对她那份心疼啊....

举殡仪式犹如一般......我的眼神却一直跟着忙进忙出处理丧礼事务的好友身影游走,
身躯小小的她很坚强,全场都是她一个人再处理事务,各组人员也都只能咨询她一人而已
她。不再是我心头当年那个腼腆害羞胆怯的她了.....
听着服务人员称呼她为郑太太时,更是让我揪心...因为如无意外。我也是名正言顺的郑太太...

早晨时段没有客人来访,丧府就只有我们几个。。。陪着好友吃着早餐时,也聊了聊许多~
听好友说起她先生一直都知道自己的病况,医生也无需隐瞒任何,
所以当医生宣布医疗全数失效后,
她先生就做出如果再有紧急情况,就无需再抢救的选择,因为他说辛苦的不是他,是太太。
听到这里,我真的很佩服她先生的高EQ,为自己划下句点这个决定太难了!要多大的勇气啊
要放手,谈何容易?
但他清楚病况,所以纵然想坚持下去,也明白身体已经不容许他继续前进了,
他选择解脱自己,其实也是想解脱太太,毕竟这几年,他也心疼太太照料他的辛苦,唉~

12pm师傅和礼仪人员上门做丧礼最后阶段的准备了,
好友说想陪先生多说些话,我也只是淡淡的说去吧.........(最后一次诀别了,泪奔~~~)
可恨的是奏乐团的歌曲,首首都催泪,害我听得眼泪一直掉.....
在我身边好友的弟弟说:幸好还有我来陪她姐姐掉眼泪,他们家人能做的。真的不多....
我淡淡的回应:我懂你姐姐,因为我也是这样的人。(独立女性的落寞,我了然于心,唉)

(送殡后获赠的鲜橙)

2PM出殡仪式开始,我一直默默陪伴在侧....再多的安慰话语都于事无补了,
她需要的是一个人,安安静静的,陪伴挚爱走完最后一程....
坐巴士一路尾随灵车,游走再车水马龙的槟城主要道路上,
我看着前方的灵车,心头想着如果是我,会真的希望这条路永远走不完!!!
因为没有结束,也就不用面对结果...
(如果是我,这时候应该会达到崩溃临界点的,呜呜)

抵达火葬场,要步下巴士的步伐何其沉重.....
直到看到好友已经跟随棺木后到火葬台前,我才紧跟上去(还是以担心照顾她为前提的)
祭拜仪式开始,好友站在正前方,我也找了空隙移步到好友后面想照看陪伴着...

随着师傅的声声诵经铃铛声,再不舍,也终有结束那刻,
看着输送带缓缓推送着棺木进入焚化炉,我和好友弟弟眼泪掉到纸巾都擦不干了,
当下好友的眼泪是舍不得挚爱,我们至亲好友的眼泪却是因为心疼她。。。

焚化炉熊熊烈火燃起那一刻,服务人员即可落下了闸门,免去了我们看到更心痛的场面
身后的人即刻散去,被工作人员招呼去洗花水和用餐
唯独我们几个,因为不舍,就还是保持同样姿势默默站着看着......能看着时,都不会想移步~
(如果是我.....应该已经哭到脚软站不住了,甚至会有拉着棺木不准它进入焚化炉的冲动!)
好友很努力的克制着自己,她的坚强很让人心疼的....
所以我这天回家后一直和威廉说:我一定要先走,我绝对不可以送他!我不要面对这种分离

直到有亲友劝诫好友,搀扶着她离开,好友才随着脚步勉强被移动....
(我知道这个时候需要有人去勉强她,但我将心比心,我知道她一定想多逗留一会的...
想要做陪伴好友最理性的角色,但原来到了这个节骨眼,我也理智不起来了....)

直到和好友一起洗花水,我们俩又忍不住抱着哭了起来....就只想哭,哭了心里会好过点的~
告诉好友,我们要想着,他现在已经没有病痛了,他已经好好的,没有磨难了!!
唉,两个人的眼泪才止住,一起进去食堂享用清粥小菜午餐...

吃着白粥,我心头却想着,逝者还没请他老婆我这个30年老友喝咖啡,却先请我吃白粥了!
想到这,我的眼眶又红了......
(呼.....太不合时宜了,真不应该想这个,幸好好友没看到!!)

一切宣告结束,走向巴士的路上,我和好友搀扶着彼此......
好友说没想到再她最艰难的时刻,陪伴她的竟然是我,她真的不知道还能说什么,除了谢谢
我说......30年的朋友是假的咩!!
(就不能再说什么了,因为眼眶又红了,真的心疼她到心底深处了....)
注:其实我不知道她需不需要我的陪伴,我只是以将心比心的心态,做了我想做的......

坐巴士再回程的路上,问好友:会不会有一场梦的感觉?好友说真的,好像一场梦.....
我说这几天我也像发梦....
似乎好像没我妈妈和今天这场葬礼,我俩还是那些年一见面就能畅快谈心的好友相处情况....
然后就说了说些许我们这些年的经历,直到回到好友家...
在门口再次洗了花水,之后入屋看了看,一切都整理妥当了,众亲友们也都闲坐着
不想打扰太多,要好友处理好就休息,说好了要保持联络,我也就先告辞啦~
上车后才看到威廉的询问短讯,我回复回家路上,就直接回了...


回到家,身体和思绪超累的.....没说什么,就直接去冲凉了(平时一见面就叽叽喳喳的)
威廉也马上煮热水让我等会泡热可可喝.....
坐在沙发上喝着热可可,威廉看着新闻,等我心情稍微恢复了,我才大致说了这天的情形
威廉feel得到我的心情很低落吧,就只是揽着我听我说话,抹一抹我的眼泪...
最后就只是让我早点睡,好好休息,收拾心情,才能有精神有EQ去陪伴好友。。。
谢谢他懂我的低情商,理解我对好友的情谊并大方的给予帛金,他。还是最懂我的那个!!.

这几天我不断的想着我和好友过去的点点滴滴,
十多年的时光仿佛过眼云烟,间中原来彼此经历了那么多的事,好的坏的我们都默默承担着...
回望了才会发现,原来一切都可以消失殆尽,
再进入焚化炉那刻,原来我们什么都没了,只有自己,只能是自己一个人去面对!!

这场丧礼,我的感触异常的多!!
或许是因为我和好友的家庭结构,生活经历及处境雷同,所以许多场面/事情都能感同身受...
陪伴她的同时,我也很容易把自己切换进她的角色......

我们。是独立且远离家人在外打拼,万事都很靠自己的女人,
坚毅部分和思想真的很不同于一般女性(职场位置和生活的方向,已经体现了...)
所以再悲伤,还是能收拾好自己立于人前,妥当冷静的处理好一切,坚毅面孔绝对只是表面
因为泪水,是留在夜深人静时,独自默默掉的.....(写完这段,我都不知长叹了多少回)

619。是损友的生日;是麻吉新生儿诞生的日子;更是好友先生的忌日
三种情况都有泪,不同的就只是那一种心情泪水罢了
欢喜疼痛悲伤都能聚集在同一日,这天带给我的思维冲击,将会是未来几十年,发人深思的...

2 条评论:

  1. 这样多年没见面的朋友,心灵却是相接着的,这是那么的令人感动。
    有的人活着. 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 他还活着。
    也许这一切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
    真的,这世界上有很多东西其实不需执着,不需刻意强求,
    一个人来一个人走,也不懂何时会走,
    不求荣华富贵,只求心安理得。

    回复删除
    回复
    1. 真的没想过,槟城那么小,我们俩竟然同在一片天空下生活了10多年却浑然不知,所以我觉得过去是缘分还不够.....这次的见面,真的非常不恰当,却也是一个推动力,虽然那几天心头好累,但至少我做了我想做的,这部分我没有遗憾了。。。真的无需执着,要看开的,绝对还有很多很多,我们大家都需要学习!!

      删除

留言吧,阿米喜欢与大家有多交流多哈啦的机会~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