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6日星期一

2019:0723。米外婆解脱了

一如既往的,8am起身准备上班,随手拿起手机,看到家庭群组讯息,按进去一看
米哥哥5.20am时就写下《三姨通知,外婆去世了》的消息...
当下深了深呼吸,长叹却也心安,这天终究还是来到了,外婆帕金森多年,她解脱了.......

打电话给米哥哥了解下丧礼安排,但米哥哥说尚未有定案,
一切要等舅舅阿姨们商量,迟点才能公布详情,并告知米爸爸已经动身前往外家了~
随后米哥哥再更新消息《外婆丧礼五日,星期六出殡》
短讯威廉,告诉他我会调整日常工作行事表,多两天我俩南下。他回复《ok》

接着联络米弟弟。。。米弟弟说外婆脱离苦海了,多年无意识这样躺着也是痛苦,
并告知处理完手头上的工作,午后就会先前往外婆家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了...

挂了电话,一个人躺在床上,忍不住还是大哭了一会,脑海里都是外婆疼爱儿时的我的情景...
回想。。。从小到大,感情都是很不错的,
只是因为米妈妈生病到病逝,外婆的埋怨和责怪很多,进而变成保持了距离~

米妈妈病逝后,外婆本来健壮的身躯,数年间直线下滑,
一开始是跌倒,腿脚无力,然后就出现思绪混乱,胡话一堆,之后诊断出是帕金森,
前些年还能坐在轮椅上,被阿姨小舅们带出去吃喝走走,这两年已经是卧床眼光光度日罢了

每年大年初二去探望,就只有心酸。。。
早年还能询问我们的近况,笑着收下我们兄弟姐妹给她的红包,她也还能派发红包给小辈们
2012年之后,逐渐不认得人,看着我们傻笑,但嘴里仍能叨念着米妈妈的小名
阿姨舅舅们都说,外婆生前最依赖米妈妈,什么事情都要询问米妈妈意见,让米爸爸解决,
米妈妈的去世,绝对是米外婆这辈子最心痛的事了,唉~

之后准备开工,才在办公桌上看到威廉留下的字条....
(一时忘了他六点起身准备上班的人,家庭群组讯息他一定是第一个看到的,晕~)
他说若我当下想回乡,通知他去买车票。我先回去,他之后才驾车下去,随后载我回来
嗯,槟城去外婆家路程就要7个小时多了,他这样奔走,是想累死吗?晕~

把工作日程表翻了翻,一开始还蛮懊恼要怎样做人事调动和调整安排
但霎那间想到,还再烦恼这些小事干嘛?如果遇上更迫切的人与事,还容得我去操烦琐碎?
告诉威廉,我不想烦恼了,会直接承担更动及后续的损失,
加上不是非常公务繁忙期,我们也别把自己累死,直接回乡五天吧
威廉说好,我处理和安排即可。
注:他的好,是直接体现于生活细节上,除了不辞劳苦,也让我拥有完全的支配权。

星期三的公务值日,一切顺利,没让我烦心太多,处理完公务,还能悠哉挑选回乡的素服,
间中和米哥哥通电话,了解丧礼各项流程和琐事,米弟弟也在米家群组分享外婆灵堂的布置
谢谢米弟弟,知道我会想看。。(游子....都会想知道多一些,虽然做不了什么~)

星期四清晨5点半起身,要清冰箱的食材,做了一大份蔬菜炒饭和菜心蛋花汤当两人的早餐
七点出门开始办公,八点多到公司交托公务,再处理些杂七杂八的事,
十点半办完所有的事后,威廉说饿了,去公司附近的咖啡店,他又吃了一整盘的炒饭,
米哥哥打电话来交代换彩事宜,并嘱咐小心驾驶。11点,我们正式驱车南下~

沿途路况理想,直到怡保九洞路段,遇上有辆行驶中的车子起火燃烧,路段封锁了20分钟...
之后继续行驶,一进入雪兰莪州,迎接我们的却是倾盆大雨....雨势造成行驶缓慢,形成车龙
四点抵达芙蓉休息站,威廉又说饿了,就近在小贩中心吃了一盘nasi lemak....
我说他这天是怎么了?消化那么快?这已经是第三盘饭了啊!
他说他也不知道,就是一直觉得很饿想吃饭,晕!!


接着赶路,不再停靠,加上天色渐暗,加快速度下,7pm终于抵达外婆位于柔佛拉美士的家!
车子驶进外婆家前,打小熟悉的那条路,映入眼帘的,是气派的丧府布置!
(颇感意外,想不到现今流行这类灵堂布置了)

泊车后,威廉问我灵堂外一大群穿着蓝色青色孝衣的是堆?我说不知道是谁的孩子,
但能肯定的是,都是我的表弟表妹!!(米妈妈家族中,我是第三年长的孩子)
注:米哥哥是最大的孙子,然后是小他一岁,大舅的大儿子,接着就是我这个大孙女啦~

走向丧府,看向我们的蓝衣人很多,但我知道认得我的应该没2个,呵呵
阿姨舅舅们看到我,唤了我的小名,和大家打了下招呼,告诉大家我槟城回来,迟了....
注:如果米妈妈今天还在,我不知道会不会被指示跪爬进灵堂叩拜哭丧咯!
小地方保有不少传统习俗,但米妈妈之后却没有传人了,阿姨们都没学到,更别说我了!

再五舅舅引领下,我们先进入灵堂祭拜,接着小姨带我们去探看外婆仪容.....
外婆比新年时见到时要来得瘦削,双眼也因为过于瘦削而闭合不了,但整体尚算安详平和~
小姨说外婆卧床多年,好动却不能行动自如,这些年只能躺着也是辛苦的...

向小姨探听,才知道外婆星期一晚上十点多发烧,吃了药,大口呼着气,半昏沉半睡着的
侍奉在旁的小舅,是凌晨四点多惊醒,才发现偌大的空间,已经没有外婆沉重的呼吸声
(其实不是大声呼吸,是死亡咆哮声。一个人临终时,口腔肌肉松弛,
呼吸时因喉咙肺部堆积的分泌物,而发出刺耳的咯咯声,是病人的一种临终反应.....
看着外婆睡得过于安静的模样,加上探不到鼻息,身体也凉了,
马上通知住在附近的二姨三姨,之后就确定,外婆已经走了.....


这晚来坐夜的亲戚朋友非常的多,但我都不认得了,以前都是随着米妈妈指导称呼人的啊
想想,年幼时还随父母与亲人们有密切来往,长大渐疏离,米妈妈去世后是直接毫无交流的
但米爸爸还是引领我和米弟弟称呼了好几个长辈
大家都说我模样没有变到,他们都还记得我是在家照顾米妈妈的那个大女儿~
我说起米妈妈去世14年了,大家都颇感意外,时间过得好快啊....

外婆年事已高,她的丧礼没怎么让人感伤,倒是让亲友们不断提起米妈妈
好多亲人都觉得,如果今天米妈妈还在,外婆老年生活,绝对是截然不同的景象...
舅舅阿姨们也说如果大姐还在的话,大家根本不用烦恼,更加不会像无头苍蝇,毫无方向了
听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诉说,真的有感,
米妈妈根本不是像她老是揶揄自己那般,说自己没读什么书,不会说什么大道理!
她可是用行动。。。留下让人衷心钦佩的德行!!
过世14年后,还能让两个家族亲人都惦念,可想而知大家是多么敬佩她这个大姐/大嫂的~

我和威廉清晨就起身,之后一路奔波南下,十点米爸爸就催我俩回去休息,隔天再过来
我说要载爸爸回家休息,明早再载他过来,但他却说不需要,他在丧府有地方睡
我跟威廉碎念说爸爸是不想麻烦人,但回自己家睡比较自在嘛,
威廉说又不是不懂爸爸的脾性,就我爱扭他的想法,然后才来气呼呼,哈哈

就这样,我们俩驱车,驾驶一小时半,回米哥哥家去啦~
11点多回到米哥哥家,询问了隔天的计划安排,并说了我的意见,之后冲凉就倒头大睡了...


********************* 我是分割线 *********************


早上八点,米侄儿穿着幼儿园制服跑来房间和我说再见,说等会12点放学再陪我玩
我这才知道柔佛幼儿园无需跟随州政府制定的周休日(柔佛官方星期五六休假)
而侄女11.45am-12.45pm有钢琴课程,所以这天要等载了侄女,吃了午餐才会过去外婆家。

起身后梳洗,与侄女及威廉吃着米哥哥米大嫂一早就出门去外带给大家的经济面早餐,
热乎乎的咖啡也一并供应了,我和威廉说:这就是我做妹妹的福利,哈哈

之后和侄女聊下她的功课(今年考UPSR了啊,好快咯)
她的国英作文真让我汗颜,造诣还真的是我中学都写不出的水准啊,全级第一名就是不一样
而今年首7个月,她就参与了17次校园,县区及州选比赛项目,
成绩优异得让威廉忍不住说有女如此,足矣。。。我说还不快点去生一个来栽培?哈哈


随着米妹妹的到来,也意味着大集合时间到啦。。。
从没一辆车济济一堂出门,这天在我怂恿下,载了米弟弟,米家八大口人闹哄哄混作堆啦~
(大家只是随身带多一套衣服准备过夜穿,加上年纪小的孩子都没带上,一辆车就够啦)
威廉做东,请大家吃午餐,随后才出发前往外婆丧府。
注:非常值得单篇美食文章介绍,敬请期待!

话说《蝴蝶。代表亲人回来》这情况,这回再次显现了!!
最先是星期一傍晚,米爸爸在米哥哥家看到一只褐色大蝴蝶停在铁门上,
丧礼第一天下午,米弟弟从工厂回家想冲凉了就去外婆家时,他家门口也出现一只大蝴蝶!
而住在新山,大舅的二儿子及槟城的我,则是自家出现不同于平日的小状况
所以结论是....有感应的,都是外婆生前特别疼爱挂心的儿孙,
然后我做总结:外婆很忙,去的地方都很有距离,差不多全马跑透透了啊,哈哈哈哈

三点抵达外婆家,午后没什么客人,大家也就坐着闲聊,话下家常~
米侄儿这个金菠萝,十足十米哥哥的模样,但脾性却像足米弟弟 --- 好玩爱闹很有自己的个性

他最大的优点,就是对大姑姑我的话,非常言听计从,也只愿意让我拍他或合照哦
我喜欢他对阿公(米爸爸)的贴心,丧礼跪拜时,他会搀扶阿公,或陪坐在一旁

他也非常喜欢威廉哥哥,吃喝要黏着威廉哥哥,一转头又拉着威廉哥哥带他去散步,
也只有威廉才有那么多精力陪他哈啦回答问题什么,哈哈

而大家闲坐时,插不上话的米侄女,就是自个儿拿着UPSR练习题再复习
她会主动帮忙丧礼琐碎,而闲暇时懂得自找安身之处,绝对是懂事又让人省心的孩子!!

四点半,五舅舅号召我们与他及三个阿姨一起诵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
五舅舅说前面三天只有他们几个人诵经,力量太微薄了,加上我们一家就显得声势浩大些...

虽然子孙众多且云集,但现代小朋友,都是堆着滑手机罢了,唉~
注:米家孩子没有玩手机的习惯,参不进孩子群,所以只能绕着大人玩闹,
侄儿能记住7个舅公的顺序称呼,这点就让大家闹他闹得不亦乐乎了,哈哈
阿米有8个舅公(米外婆有8个弟弟),但我就是记不住顺序,从小到大只能等父母指导罢了

外婆84岁过世,守寡40年(外公早逝),一生共生育15次,育有11个孩子(其余夭折),
拥有15个内孙,12个外孙,11个内外曾孙,加上媳妇女婿孙媳孙婿,一共77人。
着蓝色孝服的孙子,数40岁的米哥哥最大(外公当年去世时,只有米哥哥一个孙子)
着青色孝服的曾孙,最大的14岁(米侄女12岁,居第二)
注:米小姨非常诧异,小时候她帮忙照看玩闹的米哥哥,竟然40岁了??
我们大家都笑说小姨都46岁了,我们还不会老吗?哈哈
咳咳,米姑姑也才48岁啦,米爸妈是家中大哥大姐,和最小弟妹的年龄,差距蛮大的
所以米阿姨米姑姑,30几岁就做姨婆姑婆了,哈哈

此次丧礼,我们才得知确切的表弟表妹数目(家族庞大,节日只会见到舅舅阿姨们啊)
而再米大嫂细心注意下,也才发现女孙只有7个,男孙却有20人
我说我还真的没有发现这个情况耶,我只知道早年只有我一个女孙,所以外婆总是抱紧紧啦

外婆这场算是颇有规模的大型丧礼,但相较于阿米参加过的外家丧礼,却只是普通级别罢了
阿米一共着过五次青色孝服,
分别是米爸爸的婆婆,米妈妈的公公婆婆及外公外婆,那时候我也小学及中学年龄了。。
那些年流行早婚,还相信多儿女是福气,一对夫妻育有十多二十个孩子实属平常哦
所以百人子孙丧礼我也参与过,外婆的后代77人,算小型了,
但足以让威廉和侄儿侄女长见识,他们这辈子,应该没机会再见到那么大规模的丧礼了!


青色孝服,别上红色布块,以区分出他是外曾孙;而蓝色孝服,别上红色布块,寓意是外孙
而白布,蓝布块及红色布条重叠,是米妹夫 -- 唯一的外孙女婿披的
比较不同的是,米外婆的家乡风俗,还有孝子贤孙在手上绑上蓝色/黑色/青色布条的习俗

六点钟晚餐供应,自由餐,多款菜肴选择,我让大家随便吃吃,等会宵夜食物种类更丰富~
八点的宵夜,有多款口味包子和各式甜汤糕点小吃,每款都吃得大家赞赏不已
米哥哥喜欢咖哩角的酥脆,侄儿喜欢叉烧包的味道,侄女喜欢娘惹糕点的口感,
米弟弟赞赏百合莲子甜汤的丰富用料!!我们全部食物都有吃到,人多好分享嘛,嘻嘻

米大嫂咬了口豆沙包,就说很有豆沙味,简单的一句话,就勾起了笑点,害大家爆笑了
(米大嫂的意思是要表达包子用料很足,但我们却爱笑说难道豆沙还能吃出叉烧味咩?哈)
威廉说不止内陷好吃,外皮也非常可口!米弟弟说很有面粉味道对吗?
米弟弟说很难得,这个年代还能吃得到豆沙味面粉味,证明是真材实料制作的(不是化工)
最讨厌明明是面粉,却还要弄出个什么烧腊味!!(哈哈,还是米弟弟了解我!)

吃着包子的同时,我提起并询问,还记得小时候,外婆每次给我们吃肉包子的事吗?
米家兄弟姐妹都点头称是.... 我向米大嫂,威廉及侄儿侄女述说起了包子的故事~

话说小时候,肉包是特别珍贵的食物(那些年,花生包豆沙包菜包3毛钱,肉包却要8毛钱)
而当年一大家子20几口人,都靠外婆割树胶糊口,生活重担何其大?宵夜点心绝对是奢侈的
我们一家每年回外婆家几次,外婆就会想给我们最好的,而肉包就是她认为最体面的食物了
(也是心疼及回赠米妈妈的心意,外婆知道米妈妈给她的零花钱,都是硬硬省出来的)

那些年外婆特别眷顾我们这几个外孙,获知米妈妈生病时,她都强烈要求要驻守在旁照料
甚至米妈妈去世后第一年做七或立墓碑,第二年做祭日,
她70岁却隐瞒家里人,转了几趟散bus去墓地参与祭奠(她那些年的作为绝对是让人担心的)
我知道外婆是心疼米妈妈这个大女儿英年早逝....也心疼我们四个兄弟姐妹,
就算那些年,我们不止一次告诉外婆,我们过得很好,让她别操心,但她还是叹气连连,唉


每晚七点开始,每小时都有20分钟至半小时的诵经法事,共四场,是外婆喜欢的热闹场面

这晚四场法事十点半结束后,大家已经累到不行了(年纪大了,接连跪拜很吃力...)
但因为是最后一晚了,所以五舅舅就召集舅妈阿姨和我们一家,
一同给外婆诵全卷《藥師琉璃光如來七佛本願功德經》
虽然大家都困了,但合作就是力量,此起彼落互相接应鼓舞之下,两小时后就功德圆满啦

凌晨十二点半宣告一切结束,轮流去洗漱冲凉,然后就倒头大睡了....
这晚大家决定随便些,在外婆家随处挤一挤一晚就过去了
(不想一小时半路程赶回家乡,睡个3小时后又要起身过来丧府,会累死驾车的米哥哥囖)

阿米和米妹妹窝在储物房的单人床,躺下时看着四壁悬挂的杂物,我的思绪回到了30年前
那些年,回外婆家时,我和米妹妹,就是和米妈妈,外婆及三个阿姨挤在一间房过夜的
一晃眼,我应该二十多年没有在外婆家过夜了.....
主要是我们兄弟姐妹逐个上小学后,因为读书关系,有丧事喜事都是当日来回了
想起过往,会不禁叹气,那些年的回忆,也将随着外婆的过世,宣告结束,只能永藏心底~
想着想着,就睡着啦~



睡到清晨六点多,丧府就开始热闹,人来人往的,我和米妹妹也起身啦~
洗漱时,小舅舅就忙着给我们准备早点,个别泡了热饮,还送上一堆饼干糕点什么
让小舅舅别忙(超不好意思的啊),他说不会有人做给我们,只有他罢了...
注:他惦念米妈妈这个大姐,所以对我们的疼爱,也是不一般的~

其实一直想找机会和小舅舅说说话,但这几天都群众再大混战,想叮嘱劝慰也没有机会
小舅舅孤身照顾米外婆十年,这些年他肯定都不容易,
外婆故后,他未来的生活重心,也确实让我们大家担心的....(会让米弟弟去跟进后续)

吃完早餐,去户外聚着和大家闲聊(过完这天,应该再也没有什么再见的机会了...)
五舅舅说反正师傅打斋时间未到,不如争取时间,为外婆诵篇《往生咒》
我们兄弟姐妹都是很好商量的人,有叫到即配合啦!

外婆看似儿孙满堂,但愿意。甘愿做的人,却屈指可数...
我们兄弟姐妹早年跟着米爸妈奔走于亲友间习惯了,很多人情礼数还是比较懂的...
阿姨说很欣慰看着我们兄弟姐妹待人处事和手足间的合作精神,
我说米妈妈一辈子的心愿,就是希望我们手足友好,我们都有再努力的.....

打斋师傅到来,一场又一场的跪拜又开始啦~
(完全不理解其意义的,所以我和威廉说:我要重新思考想要/应该有的告别仪式了)

外婆也算是高龄解脱了,所以我是没什么悲伤情绪的~
几次红了眼眶,除了忆起外婆对我的疼爱,而更多的是那些年的回忆,都有米妈妈的身影....
这天做最后告别时,师傅在棺木前旁述(儿孙在棺木旁随即重复话语及附和)时
看着外婆闭目安静躺着的模样,我的眼泪忍不住狂掉了
那刻心头只想到,这一别,我这辈子,就再也没有外婆,世上再少一个疼爱我的至亲了...

之后米侄儿有挨着我小小声说:他第一次看到大姑姑哭~ 
我说你认识的外太婆,是安静躺在床上的一个人,但以前外婆没有生病时,很疼大姑姑的....
米侄儿说不用怕,还有他疼大姑姑,他以后怎样都是疼大姑姑的,我说侄儿最乖了!!
后话:听着先,有了女朋友/老婆,谁都忘了啦,哈哈



根据米外婆家的乡俗,师傅说女婿《必须》要送红色挽幡,邀请乐队奏乐及沿途送殡....
米爸爸按奈着出钱的心痛说外婆最后一程,高兴欢喜就好~

听着师傅“强制”的要求,其实我们大家会想着:没钱怎样遵守所谓的俗例?
女婿必出:挽幡,乐队,好命人车队及祭拜的三牲五礼,烧金猪等
需合份,所以是勉强着各人出一份(但不是每个人手头都宽松),华族丧礼挺绑架道德的!

更重要的是,丧礼要做得《好看》,就很浪费很多食物和资源,五天丧礼丢的烧的可多了,
zero waste in丧礼是完全不可能的,晕


中午12点的丰富自助午餐后,一系列祭拜仪式之后,出殡仪式就正式开始啦。。。
外婆的出殡仪式,有别于以往参加过的...
首先烧轿子(领路意思吧),然后是乐队领头,
我们后辈跟随灵车,大太阳底下,徒步走了2.2km,约一小时从丧府走到老街上的送殡方式
注:10am就召集司机们把车驾去老街停泊了,墓地在不远处,小地方无需租巴士接送的。

随后大家个别乘车前往墓地,一场简短的诵经仪式后,师傅撒五谷让子孙接领
(寓意先人派财,五谷拿回家后种入自家花盆即可)
最后,子孙抓一把红土丢入墓穴做最后告别,一切就结束啦~

备注:
阿米只收到两颗绿豆,米家人五谷收获也不大....
我说因为外婆知道我们兄弟姐妹过得很好了,所以不需要再派给我们啦,哈哈

丧礼期间,我们还能说笑,有人觉得米妈妈还在的话,铁定骂死我们,
但我们并不认为喊天哭地就代表孝顺,我们这些年对外婆的关照,是对得起米妈妈了。
米妈妈丧事开始及这些年,看透了很多,我们一家问心无愧就好。



Labis(拉美士),和我们有着几十年情感牵连的地方....
拉美士也是马华过去的国席堡垒区,林良实,蔡细历,蔡智勇都曾胜选过的选区

离开墓地,再次回到外婆家,在门口用花水洗手抹脸梳头发,
跟着师傅再进行一场约半小时的诵经祭拜仪式,脱孝,一切才算圆满结束~
换彩后,每家每户分到一大袋祭拜食物,我们一家就先撤离啦....
(迟点还有烧灵屋,但我们就没参加了)

五点多回到米哥哥家,各自冲凉休息补眠,晚上才再堆在一起闹,哈哈
(米大嫂还赶回去工作,佩服!)
在家乡多休息两天,陪陪侄儿侄女玩闹,7月30号最高元首登基日假期才缓缓返回槟城。

一次值得好好写下的生活/人生记录,完成。


米妈妈曾经告诉过我,外孙出世,第一件穿的衣服,必然是外婆送的,
那蓝色孝服,也是外婆人生中,送我的最后一件衣服。
近年来参与的丧礼,都让我有不少感触和体会...
丧礼再风光再热闹,再子孙满堂,或华丽的棺木,双眼一闭,一切即过眼云烟~

不管是米妈妈还是米外婆米婆婆,他们都是牵引整个家族聚集的核心人物,
外婆的过世,也明了截断米家和外家未来更深/或多的联系(当然有来往的还是会有联系)
这场丧礼,也像是为阿米曾经走过的一个时代,划上休止符。

米外公去世时,阿米尚未出世;
米公公去世时,阿米虽然已经是中学预备班年纪,但那时候并不懂得悲伤
米妈妈和米婆婆相距一年过世,但也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而随着米外婆的离去,阿米也宣告这辈子不会再有着蓝色孝衣的机会,
人的一生啊,原来就是这样渡过的,到了这个年纪,才发现什么情况下,会由衷的叹气...

喜事丧礼,是众人聚集的时刻,欢喜悲伤都是一次值得珍惜。相聚的机会~
但手机当道的年代,人情也变得淡薄,丧礼的仪式感,更是变得可有可无了,唉...

4 条评论:

  1. 回复
    1. 高龄解脱,文章纯粹为了记录。

      删除
  2. 这一篇你肯定写了很久
    加油💪

    回复删除
    回复
    1. 写的时候眼泪掉了不少,但不是因为外婆,倒是想起米妈妈很多很多,尽管妈妈已去世14年,回忆往事,眼泪还是很自然会流下,唉~

      删除

留言吧,阿米喜欢与大家有多交流多哈啦的机会~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