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2日星期六

0412。忆。兰卡威的老朋友

2017年4月12日这天早上起身后上网,
才知道原来是家乡朋友儿子的六岁生日,忍不住调侃一番啦
因为,这天也是曾经很要好的家乡朋友的生日(不知道怎么的就没再联络了,唉)
又恰好在家乡友人群体里得知另一男生也是这天生日(不同班,所以不算熟)
我才知道,原来身边有三个人是0412生日的,好巧合耶
接着看网络新闻,哈哈,大马媳妇SHE的Ella顺产啦,劲宝出世啦!!
突然就觉得,0412真是个热闹的好日子.........

傍晚去体育馆散步(新年前一天停顿至最近才又甘愿出门活动筋骨,太颓废了啦)
散步至超过平时威廉来接送的时间,
加上乌云密布,我担心就快要下倾盆大雨了,就决定自己先走回家啦
走到半途,遇上赶过来的威廉,一上车就埋怨的问说今天怎么那么迟放工?工作很多吗?
我已经开始胡思乱想着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越走越不安心,就想着早点回去要打电话找人了..

威廉说他回来的路上因为下大雨而塞车,
他也驾得很着急,很担心我会在昏暗无人的体育馆等候他,我笑说我还没那么笨啦,哈哈
接着威廉突然安静沉重的说.......刚刚W打电话来说Y去世了~
我一听眼泪就直接连串掉下,怎么那么突然??上星期五晚电话联络时不是还好好的吗??
威廉说W哭到不行,以福建话告知《Y没了......》,他也不好意思问太多了...
注:只有真正的密友,才会排首要几个被通知~  谢谢这份重视,也证明这份情谊很不一般...

回到家,马上查看工作日程安排~ 晕,我们最快也要星期六中午才能过去(完全无法分身)
心,整个都沉到了谷底,一直想着到底要怎样安排交接工作才能走开几天.....

打电话给米弟弟,才开口说了一句,眼泪就又狂掉了~
米弟弟说真没有缘分,上星期他才随威廉去老朋友处办公,却因老朋友复诊而无缘相见....
我说到我们竟然不能即刻前往.......
米弟弟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我们这行业,真的不是由我们说了停工就能算的,唉~

接着FB短讯米哥哥,米哥哥说治疗那么久了,迟早的事情,只是没想到等不到儿子结婚....
唉,听到米哥哥提起这事,我的眼泪又掉个不停了~
(其实米哥哥说得轻松,但我也能现象得到他心底的无力与无奈....)
因为米妈妈等不不到哥哥结婚那天,已经是哥哥这辈子的遗憾了............泪奔~
注:只要是和我要好常有来往的朋友,米家人就算没见过,也必然听过名字或事迹,
我是会与家人分享我的朋友圈及近况的人......

唉,老朋友星期五晚才和我们说好了0622要《请桌子》,要我们出席他独生子的婚宴!!
我们当时也即刻答应了,还笑说可以不去咩?不去应该就没朋友做了啦
那一天说笑的情景都还历历在目,可是怎么老朋友就等不到他最期待的事呢?唉~
老朋友的离开,虽然一早是预了(全身都是病痛,常年依赖医药护理.....)
只是没想到这天会来得那么突然,唉....

冲凉后泡了杯热美禄喝,短讯我们的宝贝女儿,让她知道uncle去天上了.......
(前年12月尾,为了圆女儿想看企鹅的承诺,我们带她出游兰卡威,也认识了老朋友夫妻)
我这贴心的小小妹,马上就想到,“那W安迪不是很可怜,剩下她一个人了哦?”
(就是这样贴心贴肺,老朋友夫妻只见过她一次,就巧克力源源不绝了...)
之后咸妈咪,麻吉们也再看到我的讯息后马上回复了,大家都觉得这个消息好意外.....
(我除了会与家人分享我的朋友圈,也会在好友圈里分享其余的人事物...)

接下来的两天,一直会觉得难过而掉眼泪,虽然只是同行,但投缘吧,向来以朋友相待
我想起老朋友哈哈大笑的模样,想起他一直jio我们吃东西(朋友非常好美食)
一直要我们一起去泰国吃东西拜神的游说“花脚”模样.....

近几年被邀约出游数次,常常都需要威廉扶着陪他上厕所,大家更是需要顾及他的餐饮许可
但我们从来不觉得这种帮忙是种麻烦,倒是很心疼他身体日渐衰弱,唉~


老朋友星期三下午四点左右确定急救无效去世,四点多我们就得到消息了~
无奈星期五是每个星期最重要的公司公务日
所以我们迟至星期六早上办完公务后才能出发前往兰卡威~

这几天里,老朋友太太有来往几个电话,询问行程交通住宿安排等等事宜
(因为是很要好的朋友,所以我们也真的很揪心,不能第一时间前往给予援手,唉~)
我也再这时add了朋友未来媳妇的FB,询问丧礼各项安排(让自己的行程安排能打个底)

知道老朋友棺木会从兰卡威前往KUALA PERLIS港口,再送往Pokok Sena太平山庄火化
我们也就决定把车子直接泊在KUALA PERLIS,想着要送完老朋友到最后一程~

从槟城驾驶2小时半抵达KUALA PERLIS,泊车后直接去柜台,却只能购买到三点半的船票了
(2.15pm抵达,但2点钟的船已经走啦~)
三点半上船就坐后,就一直没启航(服务员一直说等等,等等,我们也只能坐着干等)
直到五点钟才被告知船故障无法修复,必须下船去前方更换另一艘,晕
幸好换船后一切就顺利了,一小时后我们也顺利抵达兰卡威啦~
等候又等候的同时,我心底一直默念着:老朋友啊,你要庇佑我们安全去见到你啊!!

这天再次踏上兰卡威渡轮码头,心里异常惆怅,百般滋味在心头~
第一次来兰卡威,就是和这个老朋友联络并获得接待的(当时是为了公务,首次相识)
过去10年间也来回过几次,偶尔是出差,偶尔是政府部门年度会议,有三次倒是特地出游....
每次只要老朋友知道我们出差“他的地方”,就会相约我们用餐,
好几次我觉得我们酒店位置很远,不用劳烦老朋友往来载送什么,
但老朋友却总会义正言辞的说:你以为每个人来兰卡威,我都会请吃饭给车用的咩?哈哈

这天是我们俩十多年来第一次,自己花钱搭德士前往老朋友住所......
老朋友不能来接我们了,也不想麻烦他的家人,而且自行前往,也真的不是什么难事~
(抵达后又被念了一轮,一家人都觉得应该让他们接送的!!)


丧府回赠的红包,向来只有面巾,糖果或红线,这次是第一次收到现金~

兰卡威很小,加上老朋友是独家生意的大老板,和德士佬说老朋友的名字,就能送到府上啦
一下车,老朋友儿子媳妇就迎了上来,招呼我们进门祭拜

我直接走进厨房拿了盘子(也是熟到来去自如了),把我答应老朋友的大肉包奉上供桌
上星期威廉出差兰卡威时,我本来要让威廉带的,但那天早上出了点状况(包子还没出炉)
所以我就以为,下一次见面时再带给老朋友吧,哪知道....这天只能放在供桌上了,呜呜
所以,世间真的没有那么多的以为.............

老朋友媳妇说我们很有心,还记得这是老朋友最爱的食物!
我说起以前老朋友很好美食,不爱官方活动的食物,很喜欢叫威廉载他出去找美食
后来因为病况而必须戒口,虽然每次只能吃包子皮(沾到肉汁即可),
但满足的面容已经掩盖不了了...

这几年老朋友进进出出槟城医院,只要有胃口有精神加上体力还行,都会约我们用餐
上一次病情严重住ICU两星期那次,迷迷糊糊中还叫着威廉的名字,要威廉给他带炒河粉囖
出院后竟然还记得我给他带过肉包,还说要请回我吃烧鱼啊~ 
(我还以为那次他病得迷糊,不会记得这件事,但原来他只是身体累,脑筋是清晰的...)
和老朋友家人提起我们最后一次谈话的内容时,眼泪就再也忍不住一直往下掉了....

老朋友媳妇说他走得很突然,就日常洗肾时呼吸不顺,医生说他的心脏渐弱,强心针下去,
最终还是抢救无效.....(老朋友这几年病况,其实都是过一天是一天的~)
老朋友,终于脱离病痛苦难了,他这几年在医院的大小手术,也真的让人很心疼...

老朋友太太招呼我们去吃晚餐,说自家人菜肴不多随便吃点,晚点会再有食物宴客~
我挽着老朋友太太说不用招呼我们,我们不会客气,会自己来的,倒是要她好好保重自己
才几天时间,老朋友太太已经憔悴得不成样子了....(她说很累也不舒服,但就是睡不着~)

我和威廉勺了炒杂菜,炸豆腐,咖哩炒猪肉等菜肴配白饭吃.....
之后就坐着喝咖啡,和来访的同行们聊天交流(也才知道北马同行几乎都上门了,强!)
间中丧府又开始端出热乎乎的咖哩面,炒米粉,炸香蕉及番薯,红豆汤,四果汤等招呼访客
呼,坐夜还真的饿不了人的......
询问隔天出殡流程后,11点多我们就先回老朋友为我们准备的公寓休息啦~
注:这晚也无意间听到老朋友至亲的《伟论》,心寒啊....


(我们直接把丧府红包拿去买字,
买老朋友平日驾驶的那辆车牌,可惜老朋友没有保佑,没开!!)

8am我们俩就先去政府部门办理公务,柜台及官员们也纷纷询问老朋友逝世的事故
(公文有宝号的关系,所以就算不认识我们,也能知道是谁家的文件...)
意识到我们和老朋友有渊源,就询问起某些公务的处理方式,并通知那些公务是急待处理的
(虽然州属不同,但公务性质是一样的),我着量处理了一部分,也欣然带走一堆文书啦~

外带了老朋友爱吃的印度煎饼后,我们就先回去丧府供桌,
把一大叠文件交给老朋友太太,并告知我已经处理的部分,剩下的就需要她尽快去处理了....
老朋友太太无奈的轻叹后,也拉着我连连道谢~
注:驾着老朋友的车子去外带煎饼时,店家和顾客都纷纷上前询问丧礼事宜,
兰卡威真的好小,岛民都很熟悉彼此耶~

几天后再和老朋友太太见面,她说起丧礼忙碌的这几天,她真的无暇兼顾公务,
直到我帮忙处理后才发现,原来她一直都是一个人再打理,身边也没有可以帮忙的人,好累
我说现在开始栽培也不算迟,公务经验是需要时间累积的,好好加油吧!!

九点钟,最后一部分的丧礼祭拜仪式开始了.....
家属一系列叩拜,亲朋戚友致意后,棺木就送上灵车啦(亲友不多,仪式也非常简化)
9.40am,大家就赶往渡轮码头啦(我们俩也驾驶老朋友家的车子,帮忙载送亲友们...)
上了10am的渡轮航班,再载送老朋友棺木的快艇启程后,我们这艘渡轮才开动~
(据说丧府有预先打了招呼,所以渡轮同业们也会相互配合,
船票也被等份保留给丧府,好有人情味的运作方式!)

11am抵达KUALA PERLIS港口,
老朋友棺木已经从快艇移上灵车,亲戚朋友们上了丧府预约的巴士后,就前往火化场啦
我事先已经先向老朋友媳妇确定火化场地点,
所以我们俩会载埋同行自行驾车前往(也方便我们之后直接返回槟城~)

12点半抵达Pokok Sena火化场,简单的最后致意仪式后,1pm棺木就推进焚化炉了~
老朋友丧礼采用泰国仪式,还蛮有别于一般参与过的丧礼
丧礼期间会有道士带领家属祭拜,棺木最后一里路,则是由泰国和尚牵棉线诵经,
子孙还要撒黑豆白米在棺木上,才把棺木送进焚化炉哦~
注:泰国仪式也没有夫妻不相送的习俗,所以老朋友太太是和我们同行的。

看着好好的一个人,就这样被推进焚化炉“没”了....
什么荣华富贵,达官显要,名声职衔什么都好,一切都已经是过眼云烟了.......
老朋友算是风光了一辈子的有名声人物,最后一程,也就只是再凉凉的场景就宣告走完了
(人走茶凉,在老朋友这里完全体会到了!!)

有不舍,但想到老朋友终于脱离病痛折磨了,就觉得解脱也是一种安慰了~
最后的凉凉场面,倒是让我见证了世俗,但也让我更明确知道要怎样规划自己的最后......
化作一缕烟,简简单单轻轻松松,不带给任何人麻烦或烦恼,
或许,世间也不需要留下我有来过的记录,因为....一切都不重要了~~~~

人,最终还是要一个人走,
但能否让活着的人的心底留下美好的回忆,就仰赖这辈子做过的《事》了.......
谢谢老朋友,您的最后一程,让我有所顿悟....

仪式结束后,两点回到alor star市中心,载送的同行非常好客的请吃了美味的烧腊午餐
我们四点左右回到槟城,冲凉后处理些工作就倒头大睡了
睡醒时躺在床上想了想,再这片土地上,就这样静悄悄少了一个人,
只是因为我们和老朋友熟络,所以才会感觉心底少了一块什么,地球。其实还是再转的.......

1 条评论:

留言吧,阿米喜欢与大家有多交流多哈啦的机会~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